首页 通信圈 正文

“收缩”时代来了吗?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的

时间:2021-12-16 20:18 公众号:通信圈 阅读:37 次

正有千千万万个普通人参与到跨国贸易中来,他们组建“微型跨国企业”,通过跨境电商把产品卖到世界各地,并创下了自己的品牌。


借助数字平台,小企业不仅坐上全球贸易的列车,并且和大型跨国企业们坐在了同一节车厢,实现一个账户卖遍全球,使每一个企业都有机会成长为“跨国巨头”。


在数字技术的加持下,世界工厂的中国,有了更为充足的底气。


 

“收缩”时代来临?

 

2021年末,世界已经被疫情笼罩了将近整整两年,新变种病毒袭来,美国放水疗法失效,通胀高居不下,对经济的各种悲观情绪萌发,甚至开始向国内蔓延。

 

“裁员”成为近期财经报道的一个频现词汇,一些受冲击的传统企业自不用提,连互联网公司也纷纷精简,爱奇艺大裁员登上热搜,字节跳动、百度、快手、腾讯、小米等大厂也传出人员调整的消息。

 

离职员工在社交平台晒出最后一张工牌照说着告别,劫后余生者则陷入沉思,尤其是那些35岁以上“大龄”员工......

 

“裁员”的背后是“收缩”,《财经》杂志主办的公众号上,一篇《2021十大收缩行业》成为十万+热文,文章根据A股上市公司营收、营业利润整理出陷入全行业“收缩”的十大领域。

 

它们是:装修与园林 , -30%;火电,  -37%; 影视  -42%;养猪养鸡   -46%;餐饮与酒店 -56%;商场与超市 -60%;旅游与景区 -84%;航空与机场  -135%;教育培训 深不可测;房地产  深不可测......

 

文章最后写道:“2021年是不平凡一年,也可能是某些行业的历史转折点。”


值得一提的是,12月8日至10日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。对于当前阶段我国经济形势,此次会议作出高屋建瓴的研判。会议指出,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,必须看到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三重压力,其中之一是需求收缩(另外两重压力是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)。


 

巨头发布最新报告,揭露不一样的另一面

 

收缩,只是疫情大背景下很多大企业表现出的经济一面,但在水面之下,温度却并未凉却。

 

德勤,于1845年成立于英国伦敦 ,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,长期关注经济前沿领域。

 

就在今天,12月14日,德勤发布了一份2021年度《科技赋能亚太数字贸易》报告,聚焦疫情年里的全球数字贸易,揭露出“收缩”之外的另一面世界。

 

在这份经济前沿报告里,德勤披露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数字:2021年第三季度,全球商品贸易量超过了5.6万亿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,尤其是其中的跨境电商增速,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,今年中国跨境电商前三季度进出口增长了20%,关键是其中出口占三分之二,增长40%。

 

德勤报告称,“这样的增长才刚刚开始”。


 

“宇宙中心”曹县的新故事

 

一面是有人在不断惊呼“收缩”,一面是全球贸易的增长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,哪一面才是更真实的?

 

如果说德勤报告的内容过于“高大上”,让我们来看一个更接地气的故事。

 

山东菏泽曹县,是近年来网民口中的“宇宙中心”,作为快手上走红的网络梗,又因其与某国谐音,“宇宙中心”背后实际上隐含着“穷”、“土”之类的揶揄。

 

后来媒体曝出惊人数字打脸嘲讽者:曹县不穷,仅此一个县,就占据了全国80%以上的演出服市场和30%以上的汉服市场。

 

而上个月,《菏泽日报》又爆出一个惊人数字,称曹县已建起“中国唯一一个木制品跨境电商产业带”,在美国亚马逊上做生意的企业达77家,在阿里巴巴上的跨境电商企业更是高达249家。

 

仅仅只是一个县,今年前三季度,曹县网络销售额却高达251亿元。

 

需要划重点的是,与以往层层转包、等待梅西百货、沃尔玛这些海外大商家订单不同的是,曹县是通过跨境电商直面海外消费者,电商巨头亚马逊甚至还选择在曹县开设了跨境电商运营中心。

 

网上流传着一张曹县富二代的征婚启示,画风是这样的:嫁妆估值700万,跨境电商人才优先。

 

曹县新故事背后,是疫情期间中国县城里跨境电商的小阳春一个个浮出水面。

 

河南许昌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假发;山东潍坊鄌郚镇生产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吉他;湖南邵东生产了全球70%以上的打火机……


曹县城北人民公园和四季河公园


“微型跨国企业”大崛起的时代来了

 

在德勤的最新报告中,活跃在中国基层的,无数这类通过跨境电商把产品卖到境外的中小微企业有一个新名字,叫“微型跨国企业”。

 

“微型跨国企业”的大规模涌现,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。

 

众所周知,中国经济一向是由投资、消费、出口“三驾马车”共同拉动,出口在中国经济中地位极其重要。

 

在过去,中国的出口主要是靠代工起家,以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为优势,以量取胜,中间以大的进出口贸易商和跨国公司为主导。

 

新生代企业家、商人,绝然不同于他们的前辈——吃最大的苦,赚最卑微的钱,不想再重复1亿件衬衣换人家一架波音飞机的故事。

 

曹县故事映射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,正有千千万万个普通人参与到跨国贸易中来,他们组建“微型跨国企业”,拒绝中间商赚差价,通过跨境电商把产品卖到世界各地,并创下了自己的品牌。

 

借助数字平台,小企业不仅坐上全球贸易的列车,并且和大型跨国企业们坐在了同一节车厢,实现一个账户卖遍全球,使每一个企业都有机会成长为“跨国巨头”。

 

如果为这些“微型跨国企业”画像的话是这样的:他们在国内都是典型的初创小微企业,员工不足100人,但却面对3个甚至多个海外市场,能够依靠自身迅速完成选品、采购、销售、物流、报关、收款、结汇退税等过去大企业才能搞定复杂的生意。

 

“微型跨国企业”的崛起是一种巨变毫不夸张,中国企业放眼世界去寻找更大市场,赚取更丰厚的利润。


员工不过百,少的甚至只有一两人,他们却能把“中国造”卖到3个以上的海外市场。德勤报告显示:2020全球疫情以来,微型跨国企业崛起,销售增长平均超过了130%。


RCEP风口要来了


“微型跨国企业”崛起的背后有深刻外部环境变化在起作用。

 

首先是疫情背景下,电商本身正在变得更加刚需,尤其是欧美,与中国相比欧美的电商渗透率一直不高,而疫情的到来却改变了一切,也为中国的跨境电商销售加烧了一把火。

 

毕竟,就全世界而言,能把商品通过电商卖到美国的,主要还是中国卖家。


还有,疫情到来后,当世界限于停顿和隔绝,自由贸易就更加显得无比重要。去年11月15日,历经8年谈判,RCEP正式签署,宣告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诞生。

 

10多天后,就在明年1月1日,RCEP将开始生效,这也是跨境电商的政策红利。

 

RCEP是当下惠及人口最多、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协定,其将从消除关税壁垒、建立灵活的原产地规则、促进电子商务、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、重视中小企业和技术合作等五大方面促进区域数字贸易。

 

市场红利、政策红利之外,同样重要的还有技术红利。

 

德勤报告指出:在技术进步、国际合作开放等诸多因素影响下,全球贸易正进入智能化升级。

 

简单说,就是现在的数字技术使曹县农民有能力把木材卖到欧美日,而在过去,这些则绝不可能。

 

数字技术能做到什么程度?以外贸核心链路关键环节支付来讲,资金是限制微型企业进行跨境贸易的咽喉,小公司一般经不起跨境贸易的长回款周期,以往也因此被大贸易公司拿住命门。但现在第三方跨境支付市场的蓬勃发展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

由于数字技术助力跨境收款可零门槛、低成本、高效率,使微型跨国企业不再受困于钱袋子。德勤报告显示:在中日韩跨境电商卖家里,增长最快的跨境收款工具万里汇(WorldFirst)的占有率就超过四成。因为相比过去做外贸回款整体周期至少要1-2个月,蚂蚁集团旗下的万里汇(WorldFirst)不仅能让“微型跨国企业”们秒到账,大大缓解了资金周转压力;还能提款至支付宝,方便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们可直接去国内最大的内贸批发平台1688上再进货。

 

类似的技术进步还有很多,德勤报告甚至还发现,大概有七成“微型跨国企业”连亚马逊等大平台都不想依赖,进而选择自建独立外贸网站,这不仅能免去上第三方电商平台的“进场费”、避免受制于大平台规则制约,还能更直接面对消费者,让“粉丝”对品牌更忠实,后续促活拉新更有主动权,做数字贸易数据也更安全。



8090后,重新定义“中国制造”全球标签

 

巨大社会变迁的背后,是人的变化。

 

那些“微型跨国企业”的创始人,多为80后和90后,生来就是互联网原住民,就算在曹县,也是他们在当家。

 

他们会积极出海,甚至从全球社交网络上直面和发现消费需求。

 

这一代“微型跨国企业”的崛起,甚至有可能改变“中国制造”在全世界的定位。

 

以前,中国制造大多只能做代工,赚最苦、最辛苦、最累的钱。但今天出国的、会英文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他们会直接打品牌。

 

中国人对于互联网有先天优势,如何在网上做生意我们做的比海外领先的多、更有经验的多。同事,中国的供应链优势也全球也是无与伦比。

 

结合起来,这种「互联网+供应链」也形成了印度和越南等其他低劳动力市场无法逾越的门槛。

 

当这样的门槛建立起来,人工成本和价格已经不是中国制造在外贸中的最大优势,速度和灵活才是核心。现在从品牌的打造到设计,中国人全都可以自己做,比如一家微型跨国企业在没生产之前可以通过Facebook投广告,投广告3天后他就知道这个款式卖得好不好,它最多只生产400件产品就可以拿去出口,卖的好就翻倍,这样的柔性供应链完全颠覆上一代人的思维,但却是很多80后和90后企业家的常识......

 

回头再看本文之初提到的“收缩”还是“扩张”的话题。

 

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,能够适应时代潮流,则扩张,反之则收缩,企业是如此,行业也如此。

 

拉夏贝尔,成立于1998年,是国内首家A+H股均上市的服装公司,曾被誉为“中国版ZARA”的服装品牌,11月22日公告称,被多个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。破产清算的背后,是38亿元债务危机,144个银行账户冻结,4处不动产被查封,蒸发近150亿市值。

 

反观另一家中国品牌SHEIN,凭借近几年跨境电商出口海外,在海外干翻ZARA,估值达数百亿美元,成为享誉海外的服装电商巨头。在今年二季度它甚至超过亚马逊,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多的购物应用。

 

ZARA用了40年,才打磨出一套柔性供应链,而SHEIN只用了12年,只因为它成长于这个时代的中国。

 

那些想和中国竞争的国家,它们很快就会发现,人工成本不再占据主导优势,随着微型跨国企业的崛起,谁能快速灵活的捕捉到个性化的需求,谁才能真正胜出。在数字技术的加持下,世界工厂的中国,有了更为充足的底气。

 

微型跨国企业长出来了,是时候重新定义“中国制造”全球标签了。

鄂ICP备2021011192号-1